当前位置:主页 > nsb11.com >

文章标题:上影节凤凰娱乐日新导演论坛大鹏:大明星帮助

发布时间: 2016-02-28

到场嘉宾合影

嘉宾正在发言

凤凰大影响之新导演·新力量论坛活动座无虚席

凤凰娱乐讯 (采写/水中刀) 北京时间6月17日,第十八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进入第五日的日程,也迎来了“凤凰娱乐日”。今天凤凰娱乐与上海国际电影节组委会联合主办两场“凤凰大影响”论坛活动,聚焦中国电影产业的未来与希望。这两场论坛的主题分别为“新导演·新力量”及“电影人才哪里来”,分别关注的是新导演与人才培养话题,与本届电影节其他行业论坛关注上游和当下不同,更多地聚焦于中国电影的未来与希望。在上午举办的首场论坛“新导演·新力量”上,现场观众反响十分热烈,不少业界人士也表示凤凰娱乐的论坛新鲜感很强。

17日上午,凤凰娱乐日系列论坛之《新导演·新力量》在上海银星假日酒店金爵厅率先举行。此次活动的嘉宾阵容堪称豪华:《煎饼侠》导演大鹏、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导演韩延、《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》导演李睿珺、《少女哪吒》导演李霄峰、《六弄咖啡馆》吴子云这五位备受业界瞩目的新人导演做客凤凰大影响,与主持人瑞格传播执行董事、制片人戢二卫一起就“新导演·新力量”这个主题进行讨论,畅谈新导演的出现究竟能给中国电影市场带来多少新生力量,又会催生出哪些新的可能。

如何走上导演之路?

大鹏:曾在很多电影里跑龙套会看别人怎么拍

李睿珺:拍处女作欠了很多债做编导打工赚钱

新导演论坛的开场白是“如何走上导演之路”,对此各位嘉宾从各自的职业、经历谈起。大鹏工科毕业,李霄峰则是读的农业大学,吴子云则是退伍后才开始从事相关工作。大鹏首先表示:从放弃建筑学专业到网站编辑,从出镜主持人再到拍摄《屌丝男士》网络剧,自己的人生到现在为止都是意外,“我曾经也在很多电影里跑过龙套,当时我也会看别人怎么拍电影。”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导演韩延则表示自己从初中的时候就接触了《导演的技术与艺术》等专业书籍,由此了解了导演工作的神圣性。《六弄咖啡馆》导演吴子云则透露:自己是先从写小说开始,只有一些拍短片和MV的经验,随后才开始执导电影。

《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》导演李睿珺表示:自己从小喜欢电影,1983年出生,但“在90年代以前我们的娱乐方式只有村里放电影”,后来的志愿从报考美术学院、音乐学院改为做电影导演。李睿珺特别提到了拍摄处女作的艰难:“我自己拍电影,得自己去找钱,我就想办法借钱拍。2006年拍了我的第一个电影,欠了很多钱,我就去电视台做摄像剪辑编导,去挣钱……后来很幸运拿了鹿特丹电影节的奖金,申请了两万欧元……再之后我拍了《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》,会在今年9月公映。我觉得有人投钱当然好,没人投钱我就自己挣钱,喜欢电影,想跟观众交流,所以才做导演。”《少女哪吒》导演李霄峰则透露:自己是看了《蓝风筝》才决定去考电影学院。

新导演什么不可妥协?

李睿珺:没有拍摄欲望再多钱都不会拍

韩延:可以吃最差的盒饭但电影不能妥协

对于身份、地位相对弱势的新导演们来说,进入电影圈后遇到的一大难题就是“妥协”。至于什么是不可妥协的,几位论坛嘉宾也给出了自己的解答。《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》导演李睿珺的回答比较简单,但也比较走心:“只有一条,故事能打动我、我喜欢(就行),谁发起的这个故事都可以,但我要有感觉,有拍摄的欲望。如果没有的话,给再多钱也不会去拍;如果我有(感觉)的话,没钱也会拍。”《煎饼侠》导演大鹏则认为:一个导演在制作中应该坚持自己的标准,“熬夜、吃不好、住不好都可以,但电影的标准不能妥协”。

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导演韩延的发言比较坚决,引起现场观众鼓掌回应。他表示:自己虽然是新导演,但“我在拍电影的过程中最怕听到妥协二字……我们可以吃最差的盒饭,住最差的酒店,但一定要把最好的东西留给镜头前。如果有可以妥协的东西就直接删掉了,根本不用拍。当年有一个年长的制片,他说好的制片应该就是该妥协就妥协,把钱放在最重要的地方,当时我觉得有道理,但我后来觉得不对,文本阶段我们经过那么多推敲,每场戏肯定都有作用,如果不重要为什么不拿掉呢?”

新导演怎么调教大明星?

韩延:第一靠真诚的交流,实在不行就卖萌

大鹏:拍到我要的镜头就好剩下他们就玩吧

新导演在拍摄处女作以及前期的作品的时候,往往会遇到怎么和大牌演员交流的难题。由于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启用了、两位明星,所以导演韩延被要求第一个回答问题。韩延透露自己的方法是“靠真诚的交流,实在不行就卖萌”,白百何看完剧本嚎啕大哭,吴彦祖则诚恳地提出“不要把我拍成男神”,这些要求一诚交流过后,韩延导演认为“沟通就绝对不是问题了”。此时大鹏在旁边插嘴道“不谦虚的说我是中国合作过最多明星的,大家知道我一直不太红,拍戏都来扶贫我”,现场观众纷纷鼓掌,气氛十分轻松活跃。

玩笑过后,大鹏开始分享自己拍摄《煎饼侠》的具体经验:说服明星来演的难度不大,主要是时间经常不能配合;而且“还有一些具体技术方法,比如彩排完反复走位,好用最快的方式拍完。最难的是说服明星做出你想要的表演,因为不同的明星喜剧观念不同,要统一他们的喜剧观,比如对剧本有自己的想法,但是理解的效果和我是不一样的,我要说服他,我的方法就是我要到我的画面就好,只要他某一个表情一句话,其他就让他玩吧,就能很开心地完成了拍摄,这是一个具体经验。”

新导演如何利用行业资源?

李睿珺爆料:广电总局正运作新导演基金

李霄峰:电影宣发“挂羊头一定要卖羊肉”

新导演在进入行业之初,手头能够调动的资金和人员都比较有限,那么如何才能尽可能多、尽可能好地利用行业资源呢?导演李睿珺表示:“没有基金就没我的电影,做完电影比去影展重要。今年中国导演协会和广电总局成立青年导演基金,现在在做筹备,8、9月公布,给5个导演,每个人提100万基金,无偿提供。还有有经验的导演、编剧做监制工作,正在启动中,好事情,他们找我谈过,市场排斥新导演,每一个导演都是从新导演开始的,从一开始老被拒绝自己去挣钱,自己给自己创造机会。申请电影节基金很简单,首先拍好电影,百度电影节的信息,报名,其他没有什么别的。”

李霄峰则被热心观众问到了“如何对处女作进行有效宣发”的问题,他表示自己对“电影宣发”既不了解、也不专业,但是他认为:“电影宣发挂羊头一定要卖羊肉,电影说的什么就是什么。现在有基于内容的,还有基于营销的营销,我更倾向于前一种,我用的就是新人,我不可能凭空说我找了一个大明星来唱主题歌,那对观众是一种欺骗。还有,你要找的宣发的人,一定得喜欢这部作品。”

观众发问:新导演如何看待“抄袭”和“电影圈女性弱势”?

大鹏回应《屌丝男士》抄袭:借鉴了形式内容完全是原创

韩延吴子云大鹏否认女性弱势:男导演都自带女性功能

在观众问答环节,面对中国新导演们“抄袭痕迹严重”的质问,大鹏用十分幽默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观点:“我确实是看了《屌丝女士》的形式后醒悟了,但并没有抄袭她的内容,所有故事都是原创的。你们不知道的是,其实德国版本的《屌丝女士》是翻拍自法国的版本,他们是重新拍,故事完全一样,但我是在创新。《屌丝男士》第四季她飞过来跟我一起演,她看了以后也想用我的梗去演她的第三季,我从来没有避讳过我借鉴了这样的形式,但从未抄袭内容。”此外大鹏还表示:“其实我是一个反IP、反对大数据的人,迷信这些是创作者没有自信的体现,大数据会分析你的受众群体,但我不会为了这些而服务。”

而对于观众提出的“女性电影人较为弱势”的说法,韩延、吴子云、大鹏三位导演均对此不太认同。韩延导演开玩笑地说:现在是“小妞电影”盛行,很多“男导演都自带女性功能,你可能没遇到,《肿瘤君》是女编剧,每改一个字我都会和她沟通,因为写的足够好。”而吴子云导演则表示:在台湾地区“除了我之外,我认识的都是女编剧,包括《六弄咖啡馆》除了我,有女编剧帮我整理,很细心,速度快,用字准确,副导演是北电毕业,200米外能听到她说什么,很强悍。”大鹏则最后补充道:“女孩能做电影都很强。女性决定买什么票,在电影市场中有决定作用。”

“新导演·新力量”及“电影人才哪里来”两场论坛都是本届电影节“金爵论坛”单元的活动,这也是凤凰娱乐的“凤凰大影响”论坛再次入选国际A级电影节官方活动。“凤凰大影响”是凤凰娱乐打造的O2O互动活动品牌,是聚焦中国电影行业的高端论坛,致力搭建娱乐智库第一交流平台。“凤凰大影响”论坛邀请中国电影业界资深人士,共同探讨行业热点现象,进行案例分析、趋势预判,实现思想观点的碰撞、交流以及传播推广。更多“凤凰大影响”上海电影节特别论坛相关报道,请登录凤凰娱乐频道继续查看新闻、参与讨论。

本文系凤凰娱乐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